沈阳哈豆 > 军事 > 從“媒體融合獎”看軍事融合新聞的創優策略

從“媒體融合獎”看軍事融合新聞的創優策略

[导读]:摘?要︰第29屆中國新聞獎媒體融合獎獲獎的50件作品,集中反映了當前我國融合新聞作品的發展趨勢。這些作品在主題傳播、技術設計和互動性上都有其共性特征,同時在新聞性、敘事...

  摘?要︰第29屆中國新聞獎媒體融合獎獲獎的50件作品,集中反映了當前我國融合新聞作品的發展趨勢。這些作品在主題傳播、技術設計和互動性上都有其共性特征,同時在新聞性、敘事表達、內容與技術的結合方面還存在一些不足。通過分析,可為我軍軍事新聞工作者制作與傳播軍事題材融合新聞作品提供思考與借鑒。

  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主辦的中國新聞獎至今已成功舉辦29屆,其中第二屆“媒體融合獎”的出爐備受關注。2019年的“媒體融合獎”獎項分為短視頻新聞、移動直播、新媒體創意互動、新媒體品牌欄目、新媒體報道界面、融合創新六大板塊,從特別獎到三等獎共評選出50件獲獎作品。本文將通過分析獲獎作品的特點和不足,探索融合新聞作品的創優策略。

  本屆獲獎作品中,黨報新媒體依舊青睞重大主題宣傳報道,在呈現新聞輿論工作重點亮點、社會民生熱點難點時,“做大主題如烹小鮮”,將硬新聞巧妙軟著陸。

  在面對容易陷入套路的時政報道、典型人物報道時,津雲新媒體集團報送的作品《臊子書記》可謂別具匠心。《臊子書記》講述的是青年教師到甘肅沙灣鎮大寨村創新扶貧的故事,該作品通過互聯網的表達方式,設計“扶貧日志”為創意點,運用三維動畫、趣味轉場等技巧,主旋律宣傳契合當下年輕化語境表達,將關于扶貧的時政“硬內核”精準且柔性地傳達出來。除了表現手法上的巧思,為了讓大主題進入尋常百姓家,在內容方面,獲獎作品還更加注重選擇日常化、生活化的故事。短視頻《上橋!今天和“溜索”說再見》在“民族地區正式結束溜索時代”的時間截點,選取了一位鄉村教師最後一次走“老路”過江的故事,從微觀視角展現“溜索改橋”工程給百姓帶來的福祉。

  以互聯網思維包裝報道內容,傳播效果將事半功倍。本屆獲獎作品在技術設計方面,有不少讓人眼前一亮的創意點。如融合創新作品《OFO迷途》突破傳統監督報道單一形式,以H5形態的交互設計,融合動畫、視頻、可視化數據圖、文字報道等于一體,多角度呈現各地OFO總部現狀、消費者投訴、運維人員采訪等,讓該作品無論在內容豐富度還是互動體驗感上均遠超單純圖文稿件;再如三江源國家公園全媒體報道專題《海拔四千米之上》,更是在H5產品中融入360度全景圖片、定點和漫游VR視頻、互動熱點等技術,大大強化了新聞交互性。還有移動端封面采用的隨機打開可變技術等,都實現了多種技術和表現形式的融合,賦予了自然生態報道新的活力。

  本屆媒體融合獎作品還呈現出線上線下同頻共振,全方位結合的特點,大大拓寬了報道維度。《時光博物館》系列報道結合線上主題報道與線下實體場館的創意體驗,通過主題采訪、評論文章、短視頻、H5、直播等形式的全媒體報道,達成大眾參與、大眾傳播的效果;《百天千萬扶貧行動》則在線下開設長江雲扶貧館,以“主題宣傳+新聞故事+扶貧代言+互動直播+大型活動+電商銷售”的新模式助力湖北脫貧攻堅,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聯動報道實現了傳播效果的倍增效應,取得了積極的社會反響,使扶貧宣傳可見、可感、可信,真正落到了實處。

  同上屆評選標準相比,本屆短視頻新聞時長從“不超過10分鐘”縮短為“不超過8分鐘”,且要求“新聞性強”“時效性強”“新聞價值大”。可見,“短、實、新”的文風十分受鼓勵。但本屆作品仍以策劃性、儀式性報道為主,凸顯突發性、現場性的報道數量依然不多。有的突發新聞、現場報道雖然真實還原現場,感染力強,且在原視頻基礎上進行了剪輯和設計,但作為獨立的短視頻則僅停留在描述現象上,缺乏背景、新聞價值的挖掘和意義提升,無法提供更深層信息。如《生死時速!患者心髒驟停,桂林女醫生跟著病床邊跑邊做心肺復蘇》 《福建首例空中轉運救援重癥嬰兒》等都或多或少有此類問題。若能適當增加一些策劃和設計,增強作品的深度和完整度,更有利于創新創優。

  本屆“媒體融合獎”作品中依舊有個別作品依循傳統媒體思路,將多種作品單純“疊加”,頁面設計傾向于傳統的全方位專題報道,因板塊過多、信息過全略顯臃腫。如《致敬歷史•世界第一大港成長記》,其主題報道界面堆疊了文字、視頻、H5等多類型報道,沒有邏輯主線的串聯或是索引元素,使受眾不知從何看起,無法聚焦重點 ;微視頻《秦嶺最美小慢車》運用線性敘事以第一人稱視角記錄主人公的求學路,隨著故事推進,此類敘事方式反而使主題愈顯模糊。因此,要注重敘事方式與主題表達的匹配,盡量避免因強有力邏輯主線的缺失而使觀眾對視頻主題表達產生困惑。

  使用技術的根本目的在于服務內容創意和主題表達,但不能因過于依賴技術而弱化作品的內在價值,同樣也不宜只顧內容而疏于使用傳播技巧。只有找準兩者結合點,才能使傳播效果最優化。獲普利策新聞獎的一些融合新聞在這一點上值得借鑒,例如2018年獲獎作品《邊境牆︰你想要的探索方式》是一個典型的多技術結合的融合新聞,該報道提供了6種探索美國-墨西哥邊境牆的方式—交互式地圖、紀錄片、航拍、視頻故事、訪談、虛擬現實,技術豐富且超前。在本屆獲獎作品中,H5作品《西藏四世同堂影像錄》 《致敬!馬鋼功勛爐“光榮退休”》等作品的互動頁面的技術轉換形式則略顯簡單,缺少更多可以由用戶自行“探索發掘”的信息,在和主題結合的細節處理等方面缺乏巧思,可見,加強技術呈現與內容表達的緊密結合,能進一步提升用戶體驗,強化傳播效果。

  本屆作品中,涉軍題材的融媒體作品相對少,由軍內媒體制作的獲獎作品更是稀缺。其實,涉軍新聞報道因其題材的特殊性,極易引發受眾的關注與好奇。對此,軍內媒體應充分利用自身資源優勢,深耕軍事內容,有力抓取其中的創新點,有針對性地在用戶需求上找突破。例如,本屆中國軍網的獲獎短視頻《致老兵,我們的二十四分之一》,聚焦中國每24人中就有1人是退役軍人,鏡頭跟隨紀錄這些老兵們的新選擇、新使命與新擔當,表達了“舞台雖不同,本色永不改”的主題,回應了用戶的關切。軍內媒體可借鑒其思路,充分利用獨有題材優勢,體察用戶興奮點,優選主題,在相應時間節點推出切中用戶信息、情感、觀點需求的優秀作品。

  融合生產時代,相較傳統見人見事的線性敘事,多數視听作品采用非線性敘事結構。這類作品需要找到一個新的介質作依托,作為主線引導用戶在短時間內于龐雜的信息流中迅速抓住重點,獲得足量信息,了解事件全貌。如央視網的創意紙模微視頻《點亮中國》,全篇貫穿墨水筆和紙模的新穎介質,立體展示新中國偉大成就;《央廣主播的朋友圈》將記者形象嵌入新聞中作牽引,既實現了人際傳播,又整合了新媒體樣式,極具交流感。

  可見,軍隊融合新聞制作若能樹立主線思維,完善新媒體敘事策略,在作品中加入有“導航”功能的小設計,使新聞故事有了強有力的邏輯線索,再用融媒體的方法呈現作牽引,就能使作品具有高辨識度的創新性質。本屆兵團日報微信公眾號制作的獲三等獎作品《我們合家團圓他們為國守邊元宵節為生命界碑點贊》,其敘事引導線索就略顯乏力,點擊屏幕進入後續頁面的方式缺乏邏輯感和創新力,若能以某個守衛界碑的戰士的形象作為引導人物,脈絡則會更加清晰。

  新聞屬性和技術屬性如何相容,讓媒介技術發揮承托內容的最大潛能,也是軍隊媒體亟需思考的問題。本屆作品中,中國軍網的H5作品《習主席點兵我練兵》,通過全民代入式練兵互動,讓重大時政新聞“潮”起來、“黏”起來,在軍內外掀起一股“愛我國防,強軍有我”的熱潮,實現了很好的傳播效果。這說明,設計此類軍事游戲,關卡難度要恰當,要能刺激受眾反復挑戰的欲望,最好能結合熱點新聞事件,加入類似空戰、軍事摩擦、戰場喊話等元素。這樣不僅能使受眾獲得深度參與和體驗感,還有較強的新聞性和現實意義。

  2015年《紐約時報》以歐洲難民危機為主題推出的VR沉浸式紀錄片《流離失所》十分值得借鑒。該作品以流浪兒童第一視角“復現”戰亂。用戶戴上設備便可與難民居于同一時空,體驗空中投食、躲避戰火等,還能滑動手機屏幕點擊特定位置放大,在戰地進行“地毯式搜索”等。同樣,VR技術和軍事元素的有機結合也可達到震撼心靈的效果,如軍營生活體驗類游戲、閱兵花車全景體驗、軍人第一視角角色扮演等都是有益探索,制作者需要從受眾視角出發,將其擺在新聞事件的“中心”位置,以VR來強化報道細節和新聞主題,而非僅僅停留在生硬的技術疊加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沈阳哈豆信息有限公司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192.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